勾芍人: 以大众传播学的批判精神质疑金融危机

 

对美元,要有批判精神

我所攻读大众传播学博士学位的英国莱斯特大学大众传播学研究中心(Centre for Mass Communication Research, University of Leicester),曾经编辑出版过一本书叫《质疑媒体》(《The Media in Question》),从不同角度探讨大众传播学方面的一些核心问题,正如书名所揭示的那样,主题是质疑媒体,研读完这本书后,觉得与其说是“质疑媒体”,倒不如说是“批判媒体”更确切一些。事实上,从我在英国曼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Manchester)攻读教育和大众媒体硕士学位时,就强烈感受到西方大众传播学研究的一个很重要的学术态度,那就是它的批判精神。

 

西方的大众传播学教育通过对大众传播过程的各个方面进行深入分析和解剖,以一种科学、专业和批判的态度,不仅仅完成了在大学对学生的传播学知识教育,也对整个社会进行了大众传播学的普及教育,培养了大批具有独立思考能力和信息灵通(well informed)的受众, 增强了他们在信息爆炸的新时代对新闻事件的分析能力和辨别能力,尤其是对可能危害国家和民族安全的事件保持高度警惕和尖锐批判。

我以为,质疑和批判,是知识和智慧的开端。

中国从1979年开始改革开放,几乎一切向西方取经和学习,西方各学科,尤其是经济学研究更是成为一门显学,美元作为西方世界的代表性货币和经济符号,尽管早在1971年的尼克松政府手中,彻底被取消金本位制,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成为没有黄金依托的纸币,开始步下神坛,但依旧成为全世界人民心中的黄金,美元仍然象挟带着弗罗里达的龙卷风,所向披靡。几乎无人质疑美元的强势地位,直到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才引起一点反思。

美元被“天使化”了

现在让我们回到《美元是张纸》这个主题,美元真的是张纸吗?1971年, 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已为我们提供了答案。但是,美元却是有一定黄金含量的纸,只不过是被人神化和天使化了的纸而已。站在世界金融投资家的角度,同英镑,欧元和世界其它货币一样,美元仅仅是一个可供操纵的理财工具而已。在金融投资家眼中,世界上任何一种货币的涨跌都是一次投机机会,美元是否是张纸对世界投资家来说,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世界上的货币必须涨跌。

推动世界货币流动和涨跌的因素不外乎这些:进出口贸易结算,国际旅行和人口流动,专业和业余金融投资者在外汇市场的买卖和各国经济政策的调整以及战争等。

不少学者已关注到靠战争发财这一现象,经济是发动战争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近代史上的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等的赔款,都给中国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虽然现在任何国家都不会轻易和中国发生大规模战争,但看不见的战争却愈演愈烈,可能比战争还残酷,货币战争便是其中一种。

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可以说是全民财富教育最成功的国家,美元是否升值和贬值对这些西方国家并没有太大影响,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可以来看这一组数字:据世界黄金协会统计,目前黄金储备规模全球前四名的是美国、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四国,其黄金储量占国家外汇储备的比例分别为78.9%、71.5%、72.6%和66.5%,而国际平均水平为10%。但是目前黄金储备却只占中国外汇储备的1.6%,大大小于发达国家比例。所以,一旦中国的储备外汇贬值,就会给中国带来重大损失。

除向世界公布的西方国家公开统计外,西方国家还长期实行藏金于民的政策, 西方国家中产家庭财产中,黄金总是占有一定比例。不难想象,在2001年,当黄金大约为250美元一盎司时,某些西方国家通过民间和海外暗中加大黄金储备,随着黄金升值,到现在为止,美元贬值,意味着黄金却升值,也就是说这些西方国家总财富不降反升。

黄金价格未来面临两种趋势:继续上升或开始下跌,如上升,这些西方国家财富继续升值,如下降,也是这些西方国家将250美元一盎司时买进的黄金抛售获利后才引起。未来金价升或跌,这些西方国家都是庄家和赢家。根据物理学的物质不灭定律,宇宙中的货币也不会凭空消失,金融危机不过是一次财富大转移而已,有人失就有人得,有国家破产,就有国家暗自窃笑。

财富可以通过货币贬值或升值,甚至战争来获得,就不能完全排除人为制造各种历史事件的可能。

美国是一个“被绑架”的国家

认识美国联邦储备储备银行的构成,也可以帮助我们从另一个方面了解美元,美联储的真正老板是由完全私有化的银行和个人所组成。他们之中有花旗银行(其前身是纽约第一国家城市银行)、纽约银行、第一国家银行、纽约国家商业银行、汉诺威银行、摩根大通银行(前身是大通银行)、汉华银行、大通曼哈顿银行、摩根信托公司、银行家信托公司„„,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股份是个人持有者如洛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等。这些机构都是真正的跨国机构,美国仅仅是他们的商业战场之一,难怪有人指出:

美国是一个被绑架的国家而已。

美国金融危机真的是如众多世界经济学家所认定的,是美国经济和金融层面上的危机吗?美国金融危机真的是由美国次级贷款或金融衍生产品引起的吗?为什么包括所谓诺贝儿获奖者在内的世界一流经济学家都没能预测和阻止这一次金融危机的爆发?那些平常口若悬河,披着耀眼光环的世界级经济大师们和他们那些振振有词,深奥复杂的大块头理论在金融危机面前无论如何都显得苍白无力。

或许,我们不应该求全责备那些同普通人一样束手无策的西方经济学家,或许,我们根本不能简单地从经济学层面来寻求金融危机的答案。

要了解金融危机,我们不仅需要新的知识,或许还需要了解一些古老的知识,比如,人类古老的操纵和控制术,从这些方面着手来理解金融危机就已经足够了。

西方社会的本质:“精确的计划经济”

也许我们还可以通过分析西方社会的本质特点,来质疑金融危机。西方社会有两个被人极少提及又极其重要的特点,一是西方社会是一个精心设计的社会形态,正如长期旅居德国的美国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威廉·恩道尔接受《环球时报》记者承认说“美国是认真计划出来的超级大国”(见《环球时报》2009年11月13日),威廉·恩道尔的代表作有《石油战争:石油政治决定世界新秩序》、《粮食危机:运用粮食武器获取世界霸权》和《金融海啸:一场新鸦片战争》以及新书《霸权背后,美国全方位主导战略》。二是西方社会是一个超稳定和高度秩序化的社会。“梯队(ECHELON)系统”,就是20世纪70年代由美国国安局与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签署了《乌萨卡情报公约》之后组建的全球性监听系统。这个系统可以被称为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上帝之手”,该系统利用地面监听设备和间谍卫星,从天上到地下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情报搜集及分析系统,可截查全球各地无线电及卫星传播、电话、传真、电邮,甚至电脑数据,其在全球每天截取信息数量至少可达30亿个之多,公民个人隐私一览无遗。这个巨大的天网和金融危机有什么联系呢?很难想象,一个普通公民和金融机构在如此精心设计和如此严谨的社会形态下有机会犯错误,甚至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错误。

假如美国金融危机是某些西方国家或机构人为操纵的,那么,谁是这一事件的幕后黑手?美国到底是受害者还是同谋者?

用智慧去发现金融危机背后的秘密

我们还应该通过这次金融危机,研究和思考英美等西方国家对未来的设计中,货币会出现怎样的演变,它会进一步电子化吗?欧元的建立,以及流传甚广的北美元(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种货币的统一)的筹备,全球货币会逐渐演变成单一货币吗?在货币单一化的过程中,人民币会变相升值还是贬值?中国的总体财富会在这一过程中被缩水吗?中国的经济安全会在货币电子化和单一化中受到威胁吗?

人类历史上的一系列金融危机事件,很明显绝非充斥媒体的新闻报道所发现的结论那样仅仅是金融层面出了问题那样简单。任何对真相和事实的掩盖都是对人类智慧的亵渎和挑战。

佛家曰:眼见不为实,耳听不为真。即便是事件的亲历者,也可能仅仅是了解事情的部分真相,而不是全部,只有具备批评和辨别事物的科学态度,我们才能在这个充满狡诈、诡计、阴谋和幻象重重的人类社会,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发现真相,掌握真理;  更好地保护家人、邻里、社区和国家,才能有尊严地参与国际事物,为人类文明不断发展作贡献。

 

正如前苏联科学家康斯坦丁说过那样,地球仅仅是我们的摇篮,我们的家在遥远的星空(Earth is only our cradle, our home is the stars), 只有在我们充分、全面了解和掌握人类古老以及固有的知识、秘密的基础上,我们才能不断进化,与时俱进,与“嫦娥号”一起探索太空,奔向未来。感谢《美元是张纸》,为我们搭建了一个交流和质疑的多媒体平台,把各种不同类型的观点呈现给受众,使大家有机会去参与辩论和思考。相信广大受众能慧眼识金,用您们的知识和智慧发现美元和世界金融危机的秘密,以及更多的人类社会的秘密。

                                      (摘选自《美元是张纸》, 华夏出版社, 2010年10月1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