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了133年,圣家族大教堂终于进入收尾阶段

导语:历经133年,巴塞罗纳的圣家族大教堂终于进入了施工的最后阶段。
1.jpg 建了133年,圣家族大教堂终于进入收尾阶段
在自然和信仰的启发下,圣家族大教堂于1882年开始建设。如今,该教堂终于进入收尾阶段,预计11年后竣工。
摄影:DAVID RAMOS,盖蒂图片社

撰文:Jeremy Berlin

号外!号外!圣家族大教堂终于进入最后的施工阶段了,而且只花了133年哦!

著名的天主教堂圣家族大教堂共18座高塔,最后的6座高塔很快将会开工建设,经过100多年的建设,19世纪晚期的加泰罗尼亚建筑师安东尼·高迪的作品总算要完工了。

圣家族大教堂目前的总建筑师Jordi Faulí表示,新建的高塔中最高的172米,这使得圣家族大教堂成为欧洲最高的宗教建筑。目前,教堂已完工70%,有望于2026年竣工,也就是高迪逝世100周年之际,不过教堂内部的装饰工程还须额外6年才能完成。

2010年,教皇本笃十六世将奢华的圣家族大教堂册封为宗座圣殿,这座教堂充分体现了人类对高大的尖塔、色彩鲜艳的彩色玻璃、华丽的建筑外观以及装饰拱的狂热追求。圣家族大教堂高100多米,耸立在巴塞罗那的市中心,每年吸引近300万游客前来参观,带来近300万欧元的营收。

100多年来,这座教堂究竟耗费了多少钱几乎无法测算。如今,报道称教堂每年的预算多达2700万美元,部分费用来自门票收入和私人捐赠。

更容易衡量的是建设教堂耗费的时间。当被问及教堂的建设为何需要这么长时间时,虔诚的高迪每每会说,“客户不着急嘛。”他所说的客户就是上帝。

当高迪死于1926年的一次电车事故时,教堂外观工程的进度还不足1/4。自那时起,教堂的建设进程便开始遭遇各种阻碍:民众抗议、政治阻挠、内战以及资金困扰。

漫长的建设

1852年,高迪在雷乌斯镇附近出生,成长过程中对几何构造和加泰罗尼亚乡村的自然景观日渐痴迷。在学校学习了建筑学后,他最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综合了新哥特式、新艺术派以及东方元素的独特风格。

对于高迪来说,形式和功能是不可分割的:结构效率主宰着自然界,只有找到物体的结构效率人们才会注意到其美感。“如果不是来自自然,就算不上艺术,”他总结到。

1883年,高迪从另一个建筑师手中接过了圣家族大教堂的设计工作,那时教堂已经打下了新哥特式风格的基础。高迪将教堂设计为基督一生的视觉呈现,不过他很清楚如此庞大的工程自己有生之年是无法完成的。

因此,在死前的12年多里,他将自己的设计从传统的图纸改为三维模型。虽然在后来的西班牙内战中许多模型遭到破坏,但这些几何模型还是对高迪的继任者起了重要的帮助作用。

“这些模型包含了整座建筑的结构DNA,”常驻澳大利亚的建筑师Mark Burry说道,他已经为圣家族大教堂项目工作了36年,主要利用图纸和计算机技术帮助现在的工人解释高迪的设计。“从模型的碎片中就可以得知整个建筑设计的形态,这些模型是高迪解决他所面临的挑战的结晶:将一个复杂、整体的想法通过模型解释出来,以便其他人能够理解,在他死后能够继续他的未竟事业。”

自然模型

圣家族大教堂一直处于争议的漩涡,有些人对其推崇至极,有些人则以谩骂相待。超现实主义者将高迪视为自己的同类,而George Orwell则称教堂是“世界上最丑恶的建筑之一。”

高迪本身就是一个特立独行之人,圣家族大教堂是他在宗教信仰和自然的启发下设计的。他知道自然界充满了曲线而不是直线。他还注意到自然构造更倾向于偏爱木头、肌肉和肌腱等结实的材料。

带着满脑子的有机模型,高迪设计圣家族大教堂时遵循了一个简单的、三段论式的前提条件:如果大自然是上帝的作品,如果建筑形态源于自然,那么尊崇上帝的最佳方式就是根据他的作品来设计教堂。

就像巴塞罗纳的学者Joan Bassegoda Nonell所说的那样,“高迪有句名言,‘创新就是回归本源,’意思是说万物的本源都是自然,由上帝创造。”高迪的信念是属于他个人的,但他认为自然工程中存在很高的效率的观点很显然给当代的生体模仿学带来了启发。

先见之明的设计

杜克大学的机械工程学教授Adrian Bejan称,圣家族大教堂的外观设计基于黄金分割率,也就是所有“美观的艺术作品”中潜藏的几何比例。

Bejan 提出了“构造定律”,该定律认为设计在本质上体现了物理学现象。Bejan称高迪是构造定律的鼻祖,还是“连接艺术和科学桥梁的走钢丝者。他懂得自然建立在数学定律基础之上。最结实的也是最轻和最高效的,因此也是最美的。”

高迪的中心设计理念是一个永恒的真理。就像Bassegoda写的那样:“展望未来,高迪给我们的启发不是让我们照搬他的设计,而是转向自然寻求灵感……自然永不过时。”
2.jpg
这张2015年的照片拍摄于圣家族大教堂内部。建成后,圣家族大教堂将成为欧洲最高的宗教建筑。
摄影:MARCO TAGLIARINO,《国家地理》之你来掌镜

3.jpg
圣家族大教堂一扇门上的装饰,据摄影师表示,圣家族大教堂的门是所有的门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
摄影:DAVID NEIL CROOK,《国家地理》之你来掌镜

4.jpg
超现实主义者对高迪的设计高度赞赏,而包括George Orwell在内的其他人则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摄影:LLUÍS SALVADÓ,《国家地理》之你来掌镜

5.jpg
圣家族大教堂的外观是依据黄金分割率设计的,这一几何比例在许多经典的艺术作品中都可以看到。
摄影:JUAN DULCEY,《国家地理》之你来掌镜

6.jpg
圣家族大教堂主大门的近景照片。
摄影:YIFEI ZHENG,《国家地理》之你来掌镜

7.jpg
图为圣家族大教堂内部景象,“如果不是来自自然,就算不上艺术,”高迪写到。
摄影:YIFEI ZHENG,《国家地理》之你来掌镜

(译者:流浪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