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文化岂能使少数族裔成为加拿大主人

 上周读到某文,说少数族裔占多伦多人口的51.5%、占密市57%、宾顿73%、仕嘉堡73.3%、万锦90%,可他们并非主人,理由是在政府及大公司最高领导层中少数族裔占位率奇低,是鼓吹多元文化及族裔平等的民主加拿大之耻辱。文中所引数据翔实,也理所当然地流露出诧异。然笔者却以为这蛮正常,这是安格鲁萨克森人在非欧的殖民国家或区域的常态。当年英帝国仅以二百多名军官,就掌控了四亿多人口的印度;而当年打进北京的万多英军,其中的绝大多数也是印度及尼泊尔雇佣兵,以少胜多及以少取多是英人的殖民惯例和传统。作为英人后裔的本国白人统治者,延续其殖民祖先的手法和路线本不足为奇。

由于本国的少数族裔由众多不同的族裔组成,在其总数量大幅上升的情形下,将之称为外来族裔较为妥当。人口是一个国家赖以维持和发展的最基本要素。地广人稀的加拿大,在人口自然增长之外的扩增人口,应该是其第一要务。当年为了对抗美国,加殖民地英人在兵员上极大地利用了原住民;当获取了原住民的土地,为了进一步利用、控制和改造原住民,加拿大政府对原住民儿童办起强制性的寄宿学校(上周本国总理小特鲁多再次为此道歉,遗憾的这还不是庄重正式的国家道歉)。正是因为原住民的不易驾驭,加拿大引入了大量的亚非人口,以维持运作。外来人口的增多,补充或替代了本国尤其是低端的劳动力。维持国家基本运作的劳动人口有了着陆,税源和主流人口的福利也相应有了保障。但外来人种的引入,一定会与本地白人产生矛盾甚至冲突,于是作为缓解及平稳冲突的多元文化主义也就应运而生。多元文化被列入宪法,原本就是匹配于人口的引进,而非所谓人道主义的道德颂扬。

几周前欧洲部分学者知识分子以九种语言联署《巴黎声明》,其中明确指出多元文化的虚伪和“不靠谱”。“只有帝国才是多元文化的”,这是历史的真实叙述。加拿大当然无力对外尝试帝国意识,但对内的多元文化,看似宽容,实则乃文化分离策略,使外来的少数族裔无法凝聚起一股可与主流相媲美或抗衡的文化,永远只能随主流文化的统领和点拨而起舞,甚至连质疑或修正主流的可能都没有。这就是少数人支配和统治大多数人的高妙文化策略。这也使得多元文化主义的道义正当性,被以质疑。国家的资源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分得杯羹的各族裔社区的某些人,盲从或别有用心地鼓吹所谓的多元文化,实在是误导本族裔,并使外来族裔真正成为国家主人的可能性愈发渺茫。某种程度某种意义上,现行的多元文化主义固化了本国文化的上升和突破,从而根本无法论及文化的进步或创新。文化本是国家生存和发展的内在因素,面对目前这样的国家前景,实在难见多少积极的因素。

何谓国家的主人?看看国家的立法、决策及执政权在谁的手里,国家的金融、资本及其运作在谁的手里,国家的司法及执法由谁来操作。当上述权力在少数人手里,当媒体、舆论及宣传掌握在那些少数人手里,以外来族裔的数量及其百分比,来讨论外来族裔的国家主人地位有点不切实际。个别有色人种担个总督、部长或议员什么的,除了点缀或粉饰的意义,就剩恩赐了(还是由人掌控!)。在国家主要资源在那些少数人手里的前提下,外来族裔不管有多少数量,最好别奢谈主人地位,指望那少数人主动与你换位太不现实,反过来想想移民或难民来到此地,不就是籍借此地栖息而已么。

来源: 大中报特约 原乡 2017年11月29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