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够降低有色族裔与主流族裔之间的收入差异吗?

Can We Reduce Income Gap Between Visible Minorities And Mainstream?

我在“谈加拿大人口组合变化和政治平等权利”一文里指出,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人口的族裔变化,已经令有色族裔第一次成为“主流社会人口”。而一向占多数的多伦多主流社会的白人人口,则退居为“少数族裔”地位。不过,人们还不要高兴得过早。如果从有色组族裔的社会地位,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上看,这个刚刚站上“主流人口”地位的“多数”有色族裔阶层,仍然处于与过去同样的,乃至更加后退的“少数族裔”地位和处境。我们且来观察一下,为何要下这个结论。它有调查数据为证。

据加拿大统计局所作的从2006到2016年的人口统计数据显示,新来的乃至已经立足加拿大社会的有色族裔移民,以及土著或原住民族裔的经济收入,远远低于白人或主流社会人口民众。不但如此,两者之间的收入差距,在过去一个长时期里不但没有缩小,还呈现出扩大的现象,这个差距还竟然扩大了1%左右。换句话说,加拿大的有色族裔人口的收入与主流社会的白种人相比,在一个很长的时期里,不但没有改进,反而还在继续恶化。这实在是一个令人万分揪心的问题。

统计数字显示,以整体而言,加拿大有色族裔中的土著或原住民的收入,比主流社会白人的收入大约要低25%,其他有色族裔的收入则要比白人低26%;至于新来的有色族裔移民的收入,更比在加拿大出生的主流社会民众的收入低37%。加拿大整体人口族裔的统计数字更显示,全加拿大有大约22% 以上的有色族裔人口(其中也包括51.5%的多伦多有色族裔民众在内)。

根据最近发表的,来自“加拿大政策研究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Policy Alternative或 CCPA)的统计数字显示,从经济收入的情况而言,所有有色族裔将继续面对这种严重的内涵性,或“系统性”(Systemic)种族歧视现实的困扰和伤害。该组织的高级经济师希拉 . 布劳克(Sheila Block)因此感叹地称,从可见的将来看,这个因不同族裔所导致的收入不平等现象,不但不会改善,更会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而继续恶化。它必然会变成一个巨大而又严重的社会问题和族裔平等问题。它也必将成为每一个人,和整个社会(主要应该是我们的政客)必须面对和务必解决的“越来越严重的难题”。

此问题不但严重影响每一个有色族裔民众的生活,更是加拿大整个社会和全体民众所面临的重大的,真正的族裔平等问题。而想要解决这个难题却谈何容易。它需要我们的政客和三级政府的领袖们,具备一种“长期的,持之以恒的政治领导才能的决心和行动”,才有得到逐步改善乃至最后解决的可能。

加拿大三级政府的领导阶层,手头上确实有一套现成的短期解决问题的方案和对策。比如像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对低收入人士增加入息补贴,加大社会救济补助,增强和改善失业金计划,和提升退休金额等项目,都能对解决这个问题有若干帮助,但却无法彻底解除这个因不同族裔所导致的收入差距的根结难题。

除非加拿大的三级政府里面的官员和政客,有相对比例的白人和有色族裔的人口,想实现真正的“有色族裔收入平等”的任务,只可能停留在目前的阶段。这是一个谁都知道的解除有色族裔与主流社会人口(白人)之间的收入不平等问题的“最终方案和底线”。可是这个问题何时才能够解决?

当然,从理论上讲,只要加拿大在今后的几个世纪,或千百年以后,变成了没有有色族裔的“混血”人种国家之前,这个因人种和肤色不同所导致的收入不公平现象,必将永远存在。这个预测,虽然听起来似乎令人丧失信心,或属于“政治错误”的“乖张观点”,但确实是一个最真实的答案。

也因此,对像笔者那样的有色移民而言,认为加拿大有色人种所面临的,其收入是以族裔色泽而分高低上下和多少的现象,不但存在于加拿大,也存在于世界上实施任何社会制度,和有任何种族裔组合情况的国家。这种所谓的“收入不公”的社会现象,过去存在,现在不会改变,将来也必然会与我们同在。

因此,不管是有哪一种肤色的加拿大人,想改变种族歧视,和由此导致的包括收入不公的种种现象和艰苦遭遇,最好的对付方法是:以执着努力积极向学的努力充实自己,以脚踏实地以苦干实干的行动,改善自己的经济地位和社会观感,才是对付歧视和不公的实际行动和最佳途径。它听起来似乎是不切实际的大道理,但确是作为一个有色族裔的笔者,在加拿大生活了半个世纪后所得出的“人生经验”。

 

来源:2017-12-03 碧海  大中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