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干涉了安大略79号议案的内政?

郭晓明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2017年12月9日,来自加拿大联邦、省、市三级政府的代表和华侨华人社团代表以及其他族裔代表共1000余人在万锦会议中心参加“纪念南京大屠杀殉难者八十周年追思会”

 

12月9日,多伦多万锦市会议中心举行了千人集会,纪念南京大屠杀殉难者。与会的有多伦多市长约翰•托利、安大略省交通厅长斯蒂文•德尔•度卡、联邦保守党党魁安德鲁•希尔、德国驻多伦多总领事彼得•法伦霍尔斯等政要。集会中一曲《松花江上》,唱出了日本侵略时期民众逃难的悲惨气氛,听得我热泪盈眶。我在工厂工作的时候,师傅讲过日本占领时期,珠江河面上漂流着尸体的悲惨状况。我外祖父外祖母就是在沦陷区被日本占领军断了生计饿死病死的。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之际,安大略省议会许多议员在议会大厅发言,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下午四时,省长以及多名省议员与热心民众,在省议会大楼内会议室举行了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仪式。下午五时,议员们又到了省议会大厦前门外,和广大民众一起举行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烛光晚会。在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之日,加拿大正义的政要们举行了纪念仪式,这是正义的破冰之举,打破了长期以来南京大屠杀被西方视而不见的沉默局面。这是一个良好的正义开端,张纯如在天之灵有知,一定会感到宽慰。

但是,这一破冰之举只是刚刚开始,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把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日的79号议案很可能会胎死腹中。《加西周末》12月17日署名Teresa的文章指出:79号议案的三读迟迟没有被提上日程,与日本方的力量干涉是脱不了关系的。为了阻止79号议案的通过,14名日本国会议员联合署名,向安大略省议会寄送了一封意见书。日本众院议员原田义昭称,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是由华裔居民发起的反日活动,“可能在相关国家间引起不愉快争论”,必须阻止。这是日本公然干涉加拿大内政。然而,西方媒体对此即不报道也不指责。长期以来,对日本内阁参拜供奉战犯的靖国神社,对日本议员否定南京大屠杀,加拿大主流媒体都沉默不语,这是对人类生命的亵渎。

无独有偶,安大略省密西沙加市咨议局本来已经通过决议,12月13日密市大钟塔亮灯,以记南京大屠杀80周年。后来要反悔不亮灯。安省西部华人联盟据理力争,市政只得按执行此前的决议。但市长坚称此决议是一个错误,此次亮灯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市长说,按照市政规则,亮灯只能是为了唤起市民的意识,以促进社区的健康、福利、安全和文化多元化。市长认为亮灯让市民了解南京大屠杀不符合市政亮灯规则。特鲁多总理在国家大屠杀纪念碑奠基仪式演说中说: 我们必须反对导致大屠杀悲剧的仇恨和恐惧,以保障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的宽容。如果纪念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是保障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的宽容,亮灯纪念南京大屠杀当然有益于文化多元化,当然符合密市亮灯规则。密市市长对市政亮灯规则的解释,显然有悖情理。据传言,市长反悔的原因,主要是日本以撤出投资相威胁。此言是否属实不得而知,但是,日本对外投资附加政治条件是惯用手法,既然日本国会敢公开写信干涉79号议案,这种传闻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市长对市政亮灯规则的解释是及其错误的。密市日裔仅仅是华裔的十七分之一,下次密市选举,华裔一定要积极参与投票,把现任市长选下台。

对华贸易问题上,加拿大政客明知中加贸易或投资是互利共赢的事情,却每每以不能放弃原则为由,以中国人权和宗教自由为借口,拒绝放宽中加经济往来。而在密市钟塔亮灯一事中,却是为了经济利益放弃人类良心基本原则。

中国从来不干涉他国内政,却每每被捕风捉影地指责影响了他国政治。加拿大主流媒体草木皆兵地影射中国渗透,却对日本横加干涉加拿大内政只字不提。这种对中国影响杯弓蛇影的气氛,极大伤害了华人的就业机会。对华的帝国主义政策反映到国内就是对华裔的就业歧视,这是必然的结果。华裔与中国有文化和社会联系,讲了中国进步的大实话,被视为为中国宣传,被视为是中共间谍。由于华裔与中国的文化和社会联系,加拿大政府决策层华裔比例大大低于华人人口比例,加拿大公司管理层华裔比例大大低于华人人口比例。华人对于主流媒体歪曲事实误导民众抹黑中国的报道,只能缄口莫言,莫谈国事。高等教育本来就是进入精英层的途径,华人受高等教育的比例极高,但是无以进入政府决策层和公司管理层,这是加拿大人力资源的错配,严重损害了加拿大人智慧的发挥,损害了加拿大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加拿大华人,是加拿大主流媒体冷战思维的对华宣传政策的第一个受害者。第二个受害者是港台和大陆商人,如果他们向加拿大本土公司那样游说国会的话,就会被指责为大陆金钱对加拿大政治的影响,这使得他们在加拿大处于劣势。本土公司游说是合法的,中国公司游说是非法的,这样,加拿大通过游说和立法,每每改变规则,使得有中国背景的公司处于劣势。这显然违背世贸国民待遇规则。

我赞赏过西方理性开放的社会风气。但是,冷战思维毒害了思想自由的风气,使得加拿大人在对华问题上不能正视事实,不能有独立思考,否则就要中共间谍之嫌,就受到就业和升迁的玻璃天花板。中国是西方干涉内政的受害者,西方舆论和金钱干涉中国港台藏疆等事务由来已久,但他们把中国经济发展自然产生的影响解读为中国干涉他们的内政,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由于主流媒体长期对中国的妖魔化,加拿大人对中国产生极大的误解和偏见。一切不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的对内对外政策,都会损害加拿大的经济利益和国家利益。

日本政府公开干涉79号议案的行径令人发指。南京大屠杀是反人类的罪行。加拿大作为多元文化倡导者和实践者,一直维护基本人权,尊重人的生命。加拿大政治连胚胎发育到多大算是生命都争论不休,对于南京大屠杀这种人类尊严大是大非问题上却犹豫不决,这有损加拿大国际形象。否定南京大屠杀在加拿大还有市场,推动79号提案通过,推动加拿大国家铭记南京大屠杀,依然任重道远,依然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坚持做的事情。

(安省79号议案系列观察之二)

相关新闻媒体转载:

《渥京周末》(加拿大)

《华人头条》( 阿根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