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 erectile dysfunction sexual health statistics oxnard ca rate erectile dysfunction drugs acupuncture treat erectile dysfunction give me an erection what causes erectile dysfunction with 47 year old horny goat weed everyday how long for maca to increase libido natural way to increase your penis size percentage of people with an extra rib male and female sex after 50 for men acute onset erectile dysfunction does lions mane boost libido when does your dick start growing cialis youtube funny what pills work like viagra does penetrex male enhancement pills that make my penis harder how to lower sex drive with saltpeter do taller men have bigger penises sex drive has decreased over relarionshio quora hw to increase penis size how to maje your penis bigger how to increase stamina in bed naturally supplment herb cialis stop to find a bathroom whats the average male penile size what stores carry extenze in douglassville clarithromycin ingredients pill for sexual stamina reddit enhancerx pill why do men take testosterone how long does the average woman last in bed nitraflex tablets take testosterone booster before or after workout orlando florida erectile dysfunction penis enlargement device proextender alibaba erectile dysfunction and anal masturbation mood enhancers at gnc glaucoma medication and erectile dysfunction girl jacking off men new advances in erectile dysfunction 2019 cheap cialis no prescription description of the issue of erectile dysfunction v9 male enhancement pills girl having slow sex raptor dog sex drive best male enhancement pill women testimonials dhea libido female milf sex trailers best form of testosterone natural men erection penis male enhancer strong herbal viagra seeing blue sexual functional health pattern switching partners sex how to go longer in bed best testosterone booster amazon ways to ejaculate buying viagra online legal us prime male dosage can lora taxing cause erectile dysfunction safe over the counter diet pills fda approved learn keto diet and start new prescription weight loss drug keto diet kimchi soup it works does it really work regular full fat yogurt on a keto diet how to lose weight really fast naturally dr oz diet pills green coffee how to lose weight off your stomach fast keto diet maple syrup pee drink water lose weight fast keto paleo diet guide a good diet plan for losing weight how to lose weight fast without exercise or lifestyle how to burn a pound losing weight high blood pressure how to reduce weight fast naturally prescription energy medication keto diet banana best mexican diet pills keto diet mushrooms keto diet international traveling keto diet and plaque buildup on teeth weight loss program for women on keto diet then ate half banasna what can i eat with a keto diet using the keto diet when diabetic keto diet weight lost projections chicken bouillon powder on keto diet keto diet dangers reddit hctz and keto diet where do you lose weight first on your body if im on a keto diet will my blood result show low blood sugar trim quick diet pills keto diet gift ideas keto diet by ted tieken fat diet for keto high cholesterol diet or pills can you take collagen while on keto diet keto diet with pruvit post your keto diet most effective diet pills 2014 negative about the keto diet cellulose pills weight loss what about a keto diet and glycogen stores barely legal weight loss pills is butternut squash allowed on keto diet prescription diet pills that give energy nutritional fundamentals for health ideas for adding healthy fats into your keto diet el show de don cheto twitter best android diet app for keto curvelle weight loss pills difficulty in lowering blood glucose levels on keto diet e z weight loss pills review garden of life sport protein powder keto diet good pills for weight loss jadera plus diet pills for sale prescription weight loss pills with antidepressants

微博和朋友圈到底是什么? – 多伦多新闻网

微博和朋友圈到底是什么?

作者简介:王凤波,原《德国之声》高级记者、编辑,现在从事贸易工作。

喜欢摄影,爱思考。

我喜欢街头即兴抓拍,记录茫茫人海中的机缘巧合瞬间,人生百态。一个明显感受就是,如今,镜头所向之处,进入画面的人物常常是专注于手机的低头族。虽然我自己也主要是拿手机拍摄,但是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画面人物游离于周围环境之外,沉浸在掌中小盒子中。

断网会让你回归现实吗?

我们越来越多生活在一个物理现实之外的虚拟社会空间里,这究竟是不是人类的悲哀生存状况?我对自己做了个小小试验,今年用了一个半月时间“断网”,停用社会 媒体和微信朋友圈。试验下来的感受是,屏蔽了社交网络的生活,虽然表面上看更回归本我,不再“碎片化”,但是也让我明显感到与现实社会的疏离,效果就是: 其实你的生活形态并没有发生任何外在变化,你仍生活在市井之中,但祝贺你,你成功成为大隐隐于世的“高人”了。

这过程中我要做的,不是自虐修炼,而仅仅是放弃做什么就可以了。吊诡的是,我的感觉是与其说是回归真实的生活,不如说是生活变得不那么真实了。就像你习惯了有电灯的生活,突然让你每天都烛光晚餐,你还会觉得浪漫吗?

最近读到德国“时代”周报载文,批评社交网络(或社会媒体、社交媒体,以下不做出区分)如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正在毁掉西方的民主。文章认为社交媒体上言论趋于极端,所谓的“民意”被互联网巨头公司所引导和操控。

这 个论断是不是让人产生拿错了剧本的感觉?曾几何时,互联网特别是社交媒体被认为是传播信息与表达民意的利器,再加上智能手机的普及,每个人都有了最广泛和 便捷的参与公共事务讨论的渠道和平台。事实上也是,七年前的“阿拉伯之春”,社交网络功不可没。不过就像“阿拉伯之春”早已变成“阿拉伯之冬”,推特也推 出了川普这样的二货总统,如今社会媒体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微博上,我们都是流量

互 联网对中国社会的改变是颠覆性的,中国人拥抱数字生活的热情可以说排在世界前列。2009年诞生的微博,给中国公共生活空间带来革命性改变。甚至可以说, 一夜之间,中国的土壤上突然生长出民意空间这种东西,甚至可以说疯狂生长出大V、意见领袖、公共知识分子以及稍后出现的称呼“自媒体”。

从此,中国大地上发生的各种大大小小事件,按照微博上的关注度,流变成各种“热点”以及伴随的“民意”。就连最官方因而也是最保守的媒体,也开始在点评时事时,把“网民”怎么说当成权威意见来源。

微博诞生伊始,某个靠写作为生的朋友兴致勃勃地鼓动我开微博,并称你只要有什么想表达的,就让微博大V给你转一下,全中国就都知道了。我激动兴奋得无以复加,当时就把认为应该让全中国都知道的我的内心想法转给了几个大V,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好吧,大V大伽宁有种乎?像我这样的自认为有内涵的人,只要在微博上辛勤灌溉(水),终有一天全世界会听到我的声音的。于是我在微博上满怀热情参加了各种讨论,就各种热点事件发声,例如从郭美美到“怕打针的小宝宝”。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微博上并不是能理性讨论问题的地方,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你能找到几个与你意见相同的同类抱团取暖一下,而绝大多数情况下讨论都是意气之争不欢而散,骂街撒泼也是常见。

微博上形成的所谓“民意”也越来越可疑。“水军”早已是公开的秘密,绝大多数网民发声不过是大V大伽劫持过去的流量。中国微博民意的另外一个显著特点,就是 用道德审判代替法律与事实,以正义之名排斥压制不同声音,用声讨代替讨论,用零成本的“爱心”和“良知”跟风站队、民意狂欢和刷存在感。

微博热点事件中,常常表现为当事人(如果他或她本身已经是名人)或者在所谓大V和一些媒体的推波助澜下,用部分事实构建悲情,聚揽人气,博取同情,试图操纵舆论,道德审判,左右法律判断。事实也是这样,很多微博热点事件,最后都出现让人大跌眼镜的反转。

所以,社会媒体被赋予的种种特性,例如多元、平等、透明、开放、去中心化和反权威化等等,并不自动带来健康的政治文化和社会理性。其实,传媒学新近的研究得出的一个研究结果就是,极端化的意见更容易吸引眼球,其在社会网络上得到传播的概率远远大于平实客观的表述。

我们都还记得,当互联网刚刚兴起,就有一个著名的自嘲: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网络的虚拟性质,一方面给人带来一种发布信息不用负责任的假象,实际效果就是降低了网络暴力语言与谎言的羞耻阈值,这也是网络讨论很快沦为人格攻击的一个重要原因(或诱因)。

另一方面,由于虚拟和匿名性质,勇气和正义感的实现同样变得门槛很低,造就了独特的一种人类存在–键盘侠。

不但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其实社交网络时代,你的意见还不如一条狗,你的声音在最好的情况下,不过是所谓意见领袖、大V抑或是营销号挟持的一个流量。你只能接受话题,不能设置议题。

社会媒体还让我们尴尬地发现,当发声渠道的匮乏不再是借口时,你才发现:第一是除了晒美食和美颜,你真的是没那么多好说的,第二是当你真有什么想说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人会对你的想法感兴趣。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现实和网上都是如此。微博上的热闹,实际上不过是三观相同的人在互相认可,真理反而是越辩越模糊。社会媒体带来的实际上更多的是趋同,而不是差异化多元化。

微信朋友圈到底是什么?

2013年起在中国成为几乎是全民使用的微信,本来只是个移动通信应用,但它的朋友圈无疑是比微博更具热度的一种社会媒体变种,一种最适合或者说最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交应用。

微信兴起之初,有人将微博定义为弱关系社交媒体,而微信则是强关系。陌生人可以在微博上互撕,但是通常不会有人在你的朋友圈上撒野。

微信是熟人关系这一特质至今未变,但是随着互加微信像互换名片一样随便,朋友圈早已从原来的强关系私密朋友关系,变成一面之缘圈,一次性朋友圈。如今,如何在朋友圈中区分亲疏远近成为新的社交难题。清理朋友圈有风险,你什么都不做(不去点赞),就可能导致社会关系的疏远。有微信朋友圈前,中国人的社会关系大 都是自生自灭,有了微信朋友圈之后,社会关系的管理成为必要,管理成本最多是发发红包。

不 仅仅是社会关系的管理成为必要。展示与窥视从来就是一对共生的冤家。朋友圈提供了展示自己的平台,当人人都在这个平台上展示,朋友圈就成了真正的人生大舞 台,个人身份的管理就变得十分必要。美国交互理论社会学家戈夫曼(Erving Goffman,1922—1982)不会料到,他60年前的著名命题“我们都是在演戏”,在今天中国的微信朋友圈上能得到最好的验证。

社交网络只是让人们方便地构建一个社会关系网,但它没有使人更有归属感。相反,移动社交网络表面上让我们无时不刻不出席我们构建的社交舞台,但它带来的,其实是人与真实环境的隔绝,人人都是低头族。

正 是因为微信朋友圈已经不再是限于强关系的私人空间,每个人就都会发展出一套自己的形象管理策略,想在朋友圈看到“真我风采”的可能性不大,就像所谓的“写 真”摄影,其实与真实毫无关系。美颜相机与朋友圈是孪生姊妹,美颜的作用与其说是美化,不如说是保护,她是一种社交媒体时代的折中方案,它以皆大欢喜的方 式解决了既想展示又怕被审视的矛盾。

朋友圈一方面满足了我们审慎地展示自己的需要,一方面也满足了窥视他人的生活的好奇心。但是我们同时又知道,无论是我们自己展示的,还是我们窥视到的,都是一个经过精心构建的世界。

但是,我们真的需要一个真实的世界吗?我们能与这个世界相安无事,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选择了与种种假象相安无事。

总之,微博也好,微信也好,发达的社交网络反而加深了人际关系的脆弱感,加强了我们对现实的无能为力感和孤独感。我们越来越多地成为碎片化和多余信息的被动消费者,然后用碎片构成一个充满假象的现实,一个高度同质化的虚拟现实。

真正带来差异化的,仍然是资本,是社会等级。在一个开放的社会,从洗盘子到土豪的神话现实版不是没有,但与大多数看客无关。看别人的生活,带来的更多的是焦虑,于是我们需要更多的鸡汤,更多的掩饰,修饰,粉饰。

下面的文字,有点天马行空形而上了,不感兴趣者可以略过。

网络不靠谱,没有网络就靠谱?

既然社会媒体有各种不靠谱,但是没有社会媒体的世界是不是就更靠谱?我觉得不是。这就有点像民主制度,它有很多不靠谱的东西,但它是各种不靠谱的制度中,相对来说害处最小的。

同样的问题还有,我们已经知道网络民意有多不靠谱,但是没有网络的民意难道就更靠谱?且不说没有网络,在某些社会结构下民意形成几乎是不可能。就是在开放社会,纸媒和电视时代的民意操控不但不少,而且是更加容易,资本控制舆论的现象并不是谷歌和脸书时代才有的。

鉴于网络和社会媒体的种种弊端,教育界有识之士提出了“媒体能力”的教育概念,其中重要一项就是鉴别网络信息真伪的能力。

但是网络信息传播的特征恰恰就是简单化碎片化速食化。面对海量多元化信息,大多数人应该是没兴趣为每一条新闻或传闻去展开调查。就像在信息来源高度集中化的纸媒时代,大多数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应该还是那种简单易懂不用动脑的街头小报吧。

虽然网络舆论容易受到操纵,但是让来自草根的舆论有了被操纵的必要,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它至少让公权力有了更多的道德合法性上的压力。

一 个社会系统的本质与其说是物理事实,不如说是社会事实。技术的作用是为人们提供将物理事实转化为社会事实的工具。人类的进化也是工具的进化。人类社会的发 展史也是用技术改变生存状态的历史。人类社会可以选择价值观,却不能选择不与技术俱进。数字化是人类的宿命,退回到模拟信号时代已经不可能。

数字技术有着它自生长的逻辑,就像市场背后的看不见的手。在互联网之前的时代,社会事件的操控基本上靠人工的消息封锁,而互联网时代社会事件会自发地追寻自我传播最大化。

如 果我们相信麦克卢汉的“媒体本身既是信息”的论断,我们就要看到,新媒体的出现让人们生活在一种全新的社会事实生产方式当中。极端点说,媒体社会事实之 外,没有其它事实。例如对于大众传播来说,传统媒体的目的也是靠制造新闻热点,当今天的新闻热点主要来自网络,除非你不想与社会隔绝,否则你无处寻找网络 之外的社会生活。

生活在网络时代,我们一方面享受着网络带来的种种便利,也受到网络带来的种种弊端的制约。技术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也创造出问题。技术并不解决人的幸福问题。

反正,这样或者是那样,人类总是要繁衍下去,问题也是一代接着一代地变换着花样产生,能解决就解决了,不能解决的,留给时间去解决。只要时间足够长,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当年有人指责经济学家凯因斯的政府推动就业政策只是短期有效,他回答说:长期来看,我们都要死。

在海量碎片化信息的海洋中,我们智能尝试保持一种距离感和清醒,保持一种健康的怀疑态度,保持一种对差异化的宽容,除此之外,我们不能做得更好。

王凤波  2017年12月31日 柏林

来源:2018-01-11  中欧跨文化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