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华人一样曾遭遇歧视的乌克兰移民,是如何赢得主流尊重的?

近日在大温刚举办一个活动,即乌克兰大饥荒(Holodomor)纪念日,以纪念1932-1933年乌克兰大饥荒死难者。主办方是加拿大乌克兰人大会(Ukrainian Canadian Congress),卑诗省就业、贸易与科技厅长赖赐醇(Bruce Ralston)和省议员李耀华等都有出席,场面庄重肃穆。该历史事件对本地一个意义是,它成为加国乌克兰移民源头之一。

加拿大乌克兰人大会

在此稍早时候,在大温我看过一个有关加国早期乌克兰移民的展览,定位在历史文化上,勾起我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的欲望,于是到本地图书馆浏览相关书籍资料,发现展览定位是有道理的,原来乌克兰裔参议员郁之克(Paul Yuzyk)和乌克兰裔语言学家雅罗斯拉夫(Jaroslav Rudnyckyj)都被尊称为加拿大多元文化之父。

殖民时期,加国外来移民以西欧为主,构成所谓主流。而乌克兰属于东欧,由于经济地位、语言和生活习俗等差异,在加国处于少数族裔地位。也许正是这种底层地位,受到过种种歧视,才使他们感觉到争取社会文化平等的重要意义,才做出种种努力,遂成为加拿大多元文化奠基者。我们今天所享受到的多元文化国策,有着乌克兰裔移民重要贡献。

移民到魁北克的乌克兰人

令我感动的是,曾在加国生活困顿的乌克兰移民,和华人一样在移民之初饱受歧视,一战期间,加拿大根据战争法案拘禁了5000名乌克兰移民,因为他们属于奥匈帝国而被称为“敌侨”。无辜的乌克兰移民在劳动营做苦力,即使战争结束后,许多恢复自由的乌克兰移民仍无法从被拘禁迫害的阴影中走出来。尽管时乖命蹇,他们并未怨天尤人,也没有听天由命,更没有逆来顺受,而是据理力争。他们在整个欧洲移民中居于少数,但在文化上的进取却引人注目,正是这种精神值得敬仰。

全球共有5750万乌克兰人,乌克兰本土3500万,俄罗斯1900万,加拿大130万,排名第三。在前苏联期间,加国乌克兰社区分为亲苏派和独立派,当时加国政府对此持中立立场。乌克兰1991年独立后,加拿大在西方国家中率先承认,部分原因在于乌克兰社区在加国分量很重,相比较而言,加国的俄罗斯裔才50万,不到乌克兰裔一半。

乌克兰移民在阿省的房屋

值得提及的是,乌克兰裔语言学家雅罗斯拉夫第一个提出多元文化概念,乌克兰裔参议员郁之克1968年在议会提出多元文化政策,后被当时的联邦总理老特鲁多采纳,使之成为国策。

1891年至1914年,17万乌克兰人移民加国,最早定居在埃德蒙顿东部。乌克兰人皮里比维(Ivan Pillipiw)1892年与家人到埃德蒙顿,开发了加国首个乌克兰移民永久定居点,现被保留为乌克兰文化遗产村,成为埃德蒙顿历史建筑。1946年后,加国迎来第三次乌克兰移民潮,包括从铁幕逃出的政治难民。他们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不少专业人士无法在加国找到匹配工作,有些人重返学校,以满足加国对从业者教育要求。再加上早期乌克兰移民对新同胞动机抱有质疑,经历了漫长的互相证明和接纳过程。

乌克兰裔加拿大人纪念乌克兰移民抵达加拿大150周年

乌克兰移民务农居多,带来农耕文化,倾向保守传统,聚集在中部草原,产生过阿尔伯塔、曼尼托巴和萨斯喀彻温省长,是保守党票仓。

为追忆遭遇歧视的历史,加拿大乌克兰公民自由协会等在班芙等地建立了20多座纪念碑。2005年8月24日,当时的总理马田承认乌克兰人拘留营是加国历史黑暗一页。2008年5月9日,联邦通过C331法案,提供1千万元设立一战加国拘禁营基金。

加拿大乌克兰人有自己独特的混合文化,有世界最著名的乌克兰舞蹈团,三个草原省至今还在学校开设乌克兰语课程。乌克兰移民有自觉意识,认为需要发展自己的社群,保护自己的语言和风俗习惯。正是为保护自身文化,乌克兰知识分子发展农场种植之外的文化事业,社区中心,乌克兰语报纸也应运而生。为保留语言这一重要文化特点,乌克兰社群支持曼尼托巴公校双语制度。除语言和文化教育,还延续自己的双重宗教,保留自己宗教身份。

乌克兰移民语言和传统文化成了最重要民族特征,这并不影响他们积极融入社会,将加国当作家园,赢得本地主流尊重。

【高度周刊(微信ID:RiseNews)萧元恺撰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