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质政治”:死刑加剧了中国和加拿大的紧张局势

周二,中国高调为一家法院对一名加拿大毒品走私犯判处死刑的决定进行了辩护,这加剧了一场外交纠纷。专家称这场争论已演变成一场高风险的“人质政治”游戏。中国外交部抨击了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在批评36岁的谢伦贝格 (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被判死刑后的“不负责任的言论”。

自上月以来,北京和渥太华一直在争吵,原因是就美国提出的一项与违反伊朗制裁有关的引渡请求后,加拿大逮捕了中国电信公司华为首席财务官。观察人士认为此举是报复,中国当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拘留了两名加拿大公民:一名前外交官和一名商业顾问。随后,当局重新审理了鲜为人知的谢伦贝格案件,去年11月,他因毒品犯罪被判处15年监禁,1个月后,一家高等法院受理了他的上诉,并下令在东北港口城市大连草率重审,裁定处罚过于宽松。

谢伦贝格被判刑的时机和速度,以及将他作为向澳大利亚运送222公斤(490磅)甲基苯丙胺计划中的关键参与者的新证据,引起了观察人士的怀疑。人权观察执行主任肯尼斯·罗斯(Kenneth Roth)在一条推文中表示:“中国玩弄人质政治,急于重审一名加拿大嫌疑人,并判处他死刑,这是一次相当透明的尝试,试图对加拿大施加压力”。 专门研究中国法律的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唐纳德·克拉克(Donald Clarke)为这种情况创造了一个更为严厉的术语:“死亡威胁外交”,他说:“中国政府甚至没有假装这里有公平的审判”。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对中国“任意选择”执行死刑表示“极度关切”,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否认北京将谢伦贝格案件政治化,呼吁加拿大“尊重中国的司法主权,停止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

渥太华发布了一份新的旅游咨询意见,敦促公民“在中国高度谨慎,因为当地法律可能会被任意执行”,华反驳道:“加拿大应该提醒本国公民绝对不要在中国从事毒品走私”。据“国家法律日报”报道,辽宁法院表示其行动“符合刑事诉讼法的规定”。

(由法新社提供)谢伦贝格在周一的死刑判决之前已被判处15年徒刑

 

可疑时机

据总部位于美国的DUI华基金会权利组织负责人约翰·卡姆(John Kamm)称,中国每年处决一到两名外国人,几乎都是因为毒品犯罪。专家们表示,重审在中国很少见,尤其是那些要求更严厉判决的重审,但人权组织指出,法庭并不独立,可能会受到执政的共产党的影响。

西顿霍尔大学的法学教授玛格丽特·刘易斯说:“不寻常的是,这个案件是如何从极其缓慢的处理转变为突然的快速判决运动的,允许三名外国记者(包括一名法新社记者)出席听证会的罕见决定“清楚地表明,中国政府希望这个案件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这一时机令人怀疑,当然,他的国籍使得这件事更加引人注目”。

孟在家里

谢伦贝格声称自己是无辜的,被一位熟人陷害,他有10天的时间向驳回他第一次上诉的高等法院上诉。刘易斯说,最高法院可能会确认判决,案件将移交给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院可能会确认死刑,给他两年的缓期死刑,并将其转换为长期监禁,或者减轻对他的惩罚。克拉克说:“我的预测是,只要孟氏的命运仍未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就会开庭审理这一复审决定”。

另外两名被关押在秘密地点的加拿大人的命运仍然是个谜。上周,特鲁多指控中国“任意和不公平地”拘留前外交官迈克尔·科维奇(Michael Kovrick)和商业顾问迈克尔·斯帕沃(Michael Spavor),加拿大逮捕华为高管孟晚舟9天后,这俩人被中国拘留。

中国外交部驳斥了特鲁多的说法,即目前为国际危机集团工作的科夫里克仍享有外交豁免权。与此同时,上个月加拿大一家法院批准了孟女士的保释,允许她在温哥华的家里等待美国的引渡听证会。北京周二再次呼吁加拿大纠正其“严重错误”,立即释放孟晚舟。

《健康生活报道》编译中心  

https://www.msn.com/en-ca/news

AFP handout

2019/01/1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