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将不复从前?专家预测疫情催生全球新4大价值观

俄罗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网站4月10日发表该俱乐部项目主管奥列格·巴拉巴诺夫的文章《新型冠状病毒时代的价值观——世界将不复从前?》,称每个时代都具备其独有的价值观,倘若世界将“不复从前”,那么它的价值观也会发生巨大变化。文章预测新冠肺炎疫情将催生全球新四大价值观。文章摘编如下:

疫情对世界冲击不可逆

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正在席卷越来越多的城市和国家。越来越多的民众被迫强制隔离或自我隔离。由于经济活动中断,许多人失去工作,一系列行业濒临破产。社会中焦虑不安情绪不断滋长。

眼下对疫情过后的世界未来秩序不乏形形色色的预测。不妨将它们归为两大类。

一种观点认为,疫情结束后,一切将恢复原样。人们将重拾生活的乐趣,国际经济和社会联系开始积极复苏。复苏速度取决于各个国家和公司的财力。这一立场的特征是亘古以来的乐观主义世界观,在此背景下,专家分析的重点是如何以成本最低的最优方式恢复原状。

另一种观点则截然不同。一句话概括:“世界将不复从前。”该观点支持者的逻辑在于,对世界经济和社会联系、思维模式以及价值观所造成冲击的规模和程度之巨大、对社会心理产生的影响之强烈,导致完全不可能一切“照旧”。该观点的主要结论是强调疫情对世界影响的不可逆性。

危险即将降临的感觉将持久与人类相伴而行。即使在冠状病毒大流行结束之后,也必将还会出现其他灾难殃及世界。显然,这种观点蕴含的灾变说和悲观主义不是很令人愉悦,但我们赞同,它对全球舆论而言不可或缺。而且这不仅仅是因为受到病毒传播速度所引发焦虑的影响。这种观点的重要性还在于其变革潜力,推动疫情之后的全球社会、经济和政治的重构以最佳方式进行,将未来可能出现的非地缘政治新风险和挑战考虑在内。

自由与安全的平衡或倾斜

要对这个新世界的价值观给予全面预测是极其困难的,但是现在可以描摹一些初步轮廓。

新世界的第一价值观无疑将与全球团结联系在一起。在一个充满风险的全球社会中,团结成为生存的关键。在本次大流行的头几个月,既有展现团结的鲜明案例,也涌现出更多封闭和切断全球联系的例子。在疫情暴发初期,全球仇外心理的抬头已转化为排斥其他风险群体的显著趋势。在疫情结束后,这种仇外情绪会消失还是作为长期心理留存下来?如果仍然存留,那么这将对世界的稳定发展构成严重障碍。疫情结束后世界的主要价值将是全球团结,然而是在团结与封闭、仇外心理互相角力的背景下。

可能存在的第二个价值观将与自由和安全的两难选择有关。冠状病毒大流行极为迅速地将这一难题置于公众意识的前沿。在不少国家,针对措施的可容忍度和边界问题展开了广泛的辩论。“疫情会结束,而限制将保留”的论点正在流行。我们认为,在一个风险社会中,自由与安全之间的平衡可能会朝后者倾斜。鉴于此,尽管这种意见在政治上具有争议性,但疫情结束后,有意识地放弃部分自由的价值观也确实会留存在全球社会中。

人们反思消费社会现状

从抗击新冠疫情中获得的第三个价值观,在当前全球主义及其心理模式的背景下几乎是不可思议的。这是国家支持的价值观,从更广泛意义上而言,是证明国家有效性的价值观。此次大流行表明,在面对全球灾难之际,私营企业的崩溃速度远远快于国家崩溃的速度。几乎在所有国家,国家对公民和私企的大规模支持措施现已成为关键问题。在长期的风险社会中,这种对国家扶持的要求将延续下去。在全球风险社会中,国家的价值将远高于当今社会。

第四个价值观与消费和全球消费社会现状有关,更准确地说,与对它们的反思有关。在全球风险社会中,消费价值观、消费作为唯一存在目标的观念没有容身之地。因此,风险社会摒弃了消费社会。

当然,这种揣测未来价值观的概述是不完整的。我们想指出的是,每个人都希望疫情能够尽快结束,一切都会恢复正常。重返疫情暴发前状况的乐观方案更令人愉悦和向往。然而,确保全球政治为可能出现的新挑战做好准备,不容许我们排除带有新价值观的、转型后的悲观主义场景。

文章来源: 综合新闻 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