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19名前政要上书总理 要求释放孟晚舟

因应美国要求,加拿大逮捕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原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导致中加关系迅速跌入冰点,中国随后采取反制措施,以间谍罪逮捕并起诉两名加拿大人。近来,有不少加拿大人开始呼吁官方释放孟晚舟,以重塑中加关系。

据加拿大《环球新闻》6月24日报道,加拿大19名曾在联邦内阁或世界舞台担任要职的政治人物,23日联名致信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要求终止孟晚舟引渡案程序并将其释放,给加拿大一个“重塑对华战略”的机会。

根据报道,19位联名者分别为:加拿大前司法部长艾伦·洛克(Allan Rock);前外长劳埃德·阿克斯沃西(Lloyd Axworthy)、劳伦斯·坎农(Lawrence Cannon)、奥列特(André Ouellet),前新民党领导人埃德·布罗德本特(Ed Broadbent),前联邦最高法院法官路易丝·阿伯(Louise Arbour),以及前驻联合国代表等。

这份联名信援引多伦多一位有丰富引渡案经验的律师格林斯潘(Brian Greenspan)早前所写的法律意见书,内称加拿大现任司法部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完全有权随时结束”孟晚舟引渡案程序,并释放她。

这19位联名者向特鲁多喊话道,“毫无疑问,美国的引渡请求令加拿大陷入困境。作为总理,你面临着一个艰难的决定。服从美国的要求已经引起中国的强烈不满”;“拉梅蒂应把与美国引渡协议下承担的义务放一边,通过政治干预来结束孟晚舟引渡案”。

根据加拿大《引渡法》1999年版规定,司法部长“可随时撤回”政府对引渡案件的支持,这会促使法院下令释放引渡对象。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格林斯潘23日说,“这完全由司法部长自行决定”,“问题不在于(加拿大政府)能不能这么做,而在于他们是否应该这么做”。

联名信写道,释放孟晚舟可换回在中国被捕的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迈克尔(Michael Spavor)——两人均于6月19日被中国检方以间谍相关罪名起诉——这会给加拿大松绑,给渥太华一个“完全自由地重塑对华战略方针”的机会,“采取必要强硬措施保护和促进自身利益”,“这将为加拿大在中加关系上自由决定和宣布立场扫清障碍”。

终止孟晚舟引渡案程序并释放她,是否会损害加美关系?联名信认为,这将不可避免地面临来自美国的反击,但两国间不一般的关系能够经受住这种外交摩擦,“加美不是第一次出现分歧,如加拿大就曾拒绝出兵伊拉克,但两国关系经受住考验”。

目前,孟晚舟引渡案已进入庭审阶段。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和该案控辩双方达成共识,确认引渡案的日期,同意8月17日恢复引渡听证会,对加美提供的证据进行讨论;至于加美是否滥用司法程序的辩论将于2021年2月16日开始。联名信则认为或到2024年才能决定是否将孟晚舟引渡至美国。

曾任前总理皮埃尔·特鲁多(Pierre Trudeau)和约翰·特纳(John Turner)外交政策顾问的罗伯特·福勒(Robert Fowler)亦在信上签名,他称自己想尽一切办法把康明凯带回国,“必须尽自己所能来照顾本国公民”。对于“向中国屈服”的说法,他说,“政府的首要责任是照顾本国公民健康和安全,外交政策不仅是对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友好”。

就联名信被公开的前一天,即6月22日,康明凯之妻首次公开露面,公开呼吁加拿大释放孟晚舟。

除担忧加美关系外,联名者之一的洛克22日解释,特鲁多之所以不敢出手释放孟晚舟,是因为他仍对2019年曝出的“SNC兰万灵贪腐案”中所犯的错误感到尴尬。

面对这些呼吁,拉梅蒂办公室23日在一份声明中说,引渡程序保证了个人权利,确保寻求引渡国在法庭上有正当程序,还可履行加拿大的国际条约义务,“我们非常清楚管理这一重要制度的法律和程序”,因此评论法院正在审理案件是不合适的。

对于孟晚舟案,中国外交部24日再度回应指,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我们再次敦促加方切实尊重法治精神,认真对待中方的严正立场和关切,停止政治操弄,立即释放孟晚舟并让她平安回到中国。”

文章来源: 多维 于

另据中央社 中国暗示:若放了孟晚舟可换两位被捕加拿大人。


中国官方一直强调,逮捕与起诉两名加拿大公民与孟晚舟(见图)案没有关係,但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却说,加拿大若放了孟晚舟,“有利于解决两位加拿大公民的问题”。(路透资料照)

中国官方过去一直强调,逮捕与起诉两名加拿大公民与孟晚舟案没有关系,但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却说,加拿大若放了孟晚舟,“有利于解决两位加拿大公民的问题”。

中加两国关系因为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引渡至美国案跌至谷底。

24日的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有外媒引述,一些加拿大官员和法律专家认为,加拿大可以合法地释放孟晚舟,只不过这可能会损害加拿大的民主体系和司法公正,媒体就此询问中国方面的看法。

根据官网文字实录,赵立坚回应时,主动提起被中方逮捕的加拿大人康明凯的妻子也表示,“加拿大司法部长有权在任何时刻终止孟晚舟的引渡程序”。

赵立坚说:“这样做符合法治,也有利于解决两位加拿大公民的问题。”

赵立坚重申中方立场,认为孟晚舟事件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即使按加方所说这是一起司法案件,正如康明凯妻子所说的,‘加拿大司法部长有权在任何时刻终止孟晚舟的引渡程序’,这说明加拿大政府在孟晚舟事件上是可以根据自己的法律秉公执法的。”

加拿大《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24日报导指出,中国过去不断否认,逮捕这两名加拿大公民和加拿大逮捕孟晚舟之间有任何关係;但赵立坚的说法,却公然地将两者联繫起来。

环球邮报以“若加拿大让孟晚舟回家,中国暗示会放了康明凯与史佩佛”为标题,报导此事。

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商人史佩佛(Michael Spavor)是在2018年12月在中国被捕,被捕9天前加拿大才依美国发出的逮捕令,拘留中国电信设备巨擘华为的财务长孟晚舟。

今年6月15日,加方对孟晚舟引渡至美国一案再度开庭审理,大法官要求此案在2021年夏季前终结;19日,中国检方以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和情报罪名,将加拿大康明凯和史佩弗提起公诉。

加拿大总理杜鲁道(Justin Trudeau)22日痛批中国说:“这种任意拘留加拿大公民的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也让人极度忧心,对加拿大人是如此,对世界各地看到中国运用任意拘留以遂政治目的的人们,也是如此。”

中国方面则多次反驳中方起诉加拿大公民是“报复”的说法。赵立坚及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言人日前都表示,加方不要对康明凯及史佩佛案“说三道四”,强调中国司法机关依法办案,“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和组织以任何藉口干涉中国内政和中国的司法主权”。

任中国驻加拿大大使、现任驻法大使的卢沙野也在20表示,“中国起诉两名加拿大公民与此并不相关。中国是法治国家,尊重司法系统独立。我们一贯依法行事,并不是为了报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