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亿万富翁谢尔曼夫妇葬礼今天在国际中心举行

(《多伦多新闻网》记者赵紫月、摄影记者金宏2017年12月21日报道)12月21日早上,虽然小雪还未降临,但零下5度的天气,也未能阻挡加拿大奥贝泰克公司的员工和媒体等大批人员来参加亿万富翁以及大慈善家巴里·谢尔曼及其妻子涵妮的追悼会仪式。11点开始的追悼会,记者9点半赶到时发现已有大批媒体架着摄像机等侯在门外了。奥贝泰克(Apotex)公司的许多员工也穿着代表着团结与尊重的“奥贝泰克蓝色(Apotex Blue)”衣服早早来到了追悼会场。至11时,能容纳7000人的皮尔逊国际机场附近的“国际中心”五号大厅已基本座无虚席。

因为会场太大,记者只能看清台上挂着的英国、加拿大与以色列国旗。追悼会上死者的子女,侄儿侄女们,涵妮的妹妹以及谢尔曼的好友兼事业伙伴先后做了发言。夫妇俩被称赞为具有“爱心”,“乐善好施”的人,而巴里则更是个“幽默”、“节俭”的人,也是个“低调”的“天才”。因为这对夫妇的慷慨大方,人们自发前往,以表示对他们长期支持社会公益事业的感谢。出席葬礼的各界政要人物有总理特鲁多,省长韦恩以及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卫生部长贺施金(Eric Hoskins)等。由于人数之多,主办方临时决定将葬礼从原先的密西沙加本杰明纪念礼拜堂(Benjamin’s Park Memorial Chapel)改到了位于皮尔逊国际机场附近的国际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随后的安葬仪式没有对外开放。谢尔曼家族最后确认,任何人可以任何方式向任何机构捐款的方式来纪念巴里和涵妮,支持他们的慈善事业,因为“给予”是很重要。

据本地英文媒体《多伦多星报》报道,奥贝泰克(Apotex)目前是全球第7大非专利药品企业,在全世界范围内拥有11000名员工。据悉,有着几十亿身家的这对夫妇以其慈善事业而闻名, 生前向各类医疗健康机构、大学、犹太人组织以及政团捐款累计超过8000万。约克大学也曾收到过夫妇俩500万的捐助。两人的名字至今还刻在该校一处研究中心的铭牌上。

另据多伦多《星岛日报》报道,作为300多种非专利药品的生产商,奥贝泰克曾经历了很多诉讼。其中比较出名的是,施贵宝制药公司在2006年起诉奥贝泰克,试图阻止其销售一种心脏病治疗药物。谢尔曼还曾被他的多名堂兄弟起诉拖沓奥贝泰克的股份。据悉,谢尔曼是在收购其叔叔的帝国实验室公司后,建立了制药公司奥贝泰克。而这些起诉他的亲戚正是谢尔曼叔叔的子女,他被指在买下叔叔药厂的时候没有兑现股权协议。

谢尔曼夫妇离奇死亡后,多伦多警方已在上周末宣布谢尔曼夫妇死于“束缚式颈部压迫”(ligature neck compression)。渥太华医院法医病理主任米罗伊(Christopher Milroy)表示,“束缚式颈部压迫”一般指的是吊死或者勒死,前者通常是自杀,而后者则是凶杀。多伦多警方用这个词,表示他们基本排除事故死亡。据路透社报道,警方目前并没有锁定任何嫌疑人。

因为身体健康方面的原因,公司又官司缠身,市场面临着竞争压力,故关于两夫妇的死,外面有不少猜测:从最初的自杀到他杀等。

本周,凶案组重回现场调查,但是没有任何新消息,也没说在寻找疑犯。谢尔曼夫妇死因仍是谜团。


发表评论